2012-06-26
张军昆曲艺术中心三年艺术探索“水磨新调”更堪听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来源: 解放日报     本报记者  李峥   时间:2012-06-26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张军在“水磨新调”新闻通气会上。周斌 摄

 

      “许多人问我,不当上海昆剧团副团长,自己下海办公司3年了,最深的感触是什么?”张军说,“是幸福感。从前,演出于我是权力;现在,我是靠演戏吃饭,每一场演出都是机会。”   

      权力与机会最大的不同,在于机会要靠自己动脑子寻找。从演员、剧场、布景、服装,到票房怎么分账,桩桩件件大小事都要张军放下当红小生的身段,一个个去搞定。一番历练,原先的杰出青年演员成了文化产业的通才,市场的压力还催生了艺术形式的创新。   

      2010年,看上世博会将有大量游客入沪的契机,张军开始筹划一个贴近旅游项目的演出。经过3个多月的勘景与谈判,最终把地点定在了青浦朱家角的课植园内。“当时真是一穷二白,好在过去因工作结缘了不少艺术家,谭盾、黄豆豆统统被我拉入伙。”张军说。   

      虽然市场在复兴,可让人兴致勃勃跑去上海西郊看一场昆曲,还需要勇气。张军因此对《牡丹亭》进行了大幅修改。有人说昆曲太慢,他就将园林版《牡丹亭》删到一个半小时;有人说伴奏太单调,他又加上了古琴与箫。为了让园林版展现真正的“原生态”,演出中所有的演员都不使用麦克风,配乐也伴随着大自然的鸟声蛙鸣从树林背后远远传来……加上古镇风景,不少观众还真来过了一把“良辰美景奈何天,赏心乐事谁家院”的瘾。   

      3年来的不懈演出吸引了各式各样的观众,倒还真让张军抓到了一些机会。今年11月底,园林版《牡丹亭》将远涉重洋,在纽约大都会博物馆亚洲馆顶楼的苏州园林连演6场。经过调查,张军找到了全球26个拥有中式园林的国家及城市,勾起了全球巡演的想法。目前,园林版《牡丹亭》与美国、德国、新加坡的几个城市谈妥了明年的演出计划。   

      经典剧目长盛不衰的生命力,激发了张军弘扬昆曲艺术的信心。   

      眼看着演出过百场的园林版《牡丹亭》已经能够摊平成本,张军又开始筹划中心的第二个重头戏。在恩师蔡正仁的怂恿下,张军决定挑战大官生,将在传统戏《长生殿》中精炼出一台《唐明皇与杨贵妃》,打算在浦东九间堂会馆的一个下沉露天空间中长期演出,与朱家角的课植园形成东西呼应之势。张军将这种打破传统舞台限制的表现形式当做自己的核心竞争力:“每一个艺术团体,都应该做出自己的艺术风格,从这两部戏来看,我们中心的特色应是‘中国环境戏曲’”。   

      身在梨园行,如何把握经典和创新之间微妙的 “度”,是张军时时萦绕心头的问题。“我在戏校上学时,E-mail是白宫官员才能用得上的高科技。

      现在,昆六班的小学员,都会在微博上发照片。”靠票房吃饭的张军深知传统艺术要活下来、活得好,关键是不能落伍,“100多年来,昆曲还是这样唱,人与环境却不断变化。如果不向生活学习,就算空有一颗热爱艺术的心,也会被时代淘汰。”   

      原汁原味的百年唱腔和文本轻易不能动,那么能不能像打破舞台限制那样,打破一折一幕的表现形式,跟上时代的快节奏?如果说不戴麦克的“环境昆曲”呈现出的是隔绝时空的沉静,那近乎玩票性质的“昆曲插电”则以最大的创意赋予这门艺术充满现代元素的激情。   

      2008年,张军曾尝试做过爵士乐与昆曲的对话,这个想法在他“单飞”后进一步升级。去年底,张军打出“水磨新调”概念,绵远悠长的昆曲唱腔配上最现代的声光电技术,甚至让在场的孩子随之起舞。“开演前,我就跟我的团队说,今天我们是来讨观众骂的。”张军说,“我不怕批评,只想呈现出好听的音乐给观众。”   

      6月28日,新昆曲音乐会将在商城剧院复演。为此,张军近半年来常泡在好友彭程的音乐录音棚里。拟好的节目单上,既有传统的《千忠戮•八阳》、《寻梦》与《琴挑》中两段“懒画眉”,也有加入Rap元素的《好姐姐》、萨克斯演奏的《朝元歌》,还有配上《we will rock you》的中西合璧《绣襦记•莲花落》。让这些创意一一实现的,是张军聚拢的来自“五湖四海”的精英,其中有沪上知名音乐人彭程、上海昆剧团鼓师高均、上海音乐学院笛箫教授毛宇龙、还未大学毕业的古琴师陆笑姿等。   

      而今公司走上正轨,张军的梦想也越来越多。“我希望中心以后能有实力招演员,也希望能在市中心建立我们的第三个演出据点。但就现在而言,还不敢奢望更多。”张军说,“昆曲团体,似乎并不具备‘赚钱’这一要素。如今我们是全国唯一一家昆曲民营院团。凭着对昆曲事业的一腔热爱,我会继续努力拓展昆曲市场的盈利空间。”

 
<< 返回列表